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» 高教研究» 龚克:大学要培养“人”而不是“工具”

龚克:大学要培养“人”而不是“工具”

作者: | 发布日期:2015-03-25

 全国人大代表、南开大学校长  龚克

龚克曾任清华大学副校长、天津大学校长。在长期任高校管理者的职业生涯中,他常以“改革者”的形象出现,2011年调到南开大学后大力推动系列改革,包括2012年南开大学成为首个从正在流行的自主招生联考中退出的高校;在学校最高议事机构——校务委员会首次纳入学生代表等。当时,这些改革之举引起不小轰动。
“要让大学教育回归到教育的本原,也就是大学教育不是培养‘工具’,而是培养‘人’。”前日下午在天津代表团分组审议后,全国人大代表、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在接受南都采访时如是说。他就高校教育、高校去行政化、高校腐败等热点话题表达看法。
 希望加快高校去行政化速度
 南都:你怎么看高校去行政化?
 龚克:我是希望加快学校去行政化的速度,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“逐步取消学校、科研院所、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”。
南都:这些年陆续有高校校长走向党政部门,如袁贵仁、陈吉宁等,你怎么看?
龚克:如果说他有这个能力,倒不是什么问题。在国外相当普遍,如赖斯,原来是斯坦福大学教务长,先是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,没几年成了国务卿。在中国,过去大学走到政府部门相对少点,我倒挺乐见很多高校教育者走向政府。前几天,我看吉宁(环保部部长陈吉宁)答记者问,就给人很不一样的感觉,他更放得开,更加直面问题。
南都:现在校长社会兼职较多,有评论说校长应少兼职,把更多精力放在学校管理上?
龚克:其实没必要把这些事情集中在一个人头上,觉得事情单一点会更好。但我们现在的体制往往把校长、副校长当成代表性人物,这需要一个改革过程。当然也要看什么兼职,我们需要高校在人大、政协都有“代表”,有我们的声音。如果把来自高校的代表、委员从代表、委员结构中去掉了,我们也不干了()
南都:怎么去判断一个校长是否兼职太多?
龚克:一是要看校长的本职工作有没有足够精力去完成,二是有没有利用社会兼职来为个人攫取一些好处。如果是后者,就更可怕了。
南都:近年有高校校长因腐败落马,你怎么看?
 
龚克:校长腐败案多与基建有关,四川大学原副校长安小予原来分管就是基建工作,在被查前大家把他当作基建专家,据说在招投标时就拿人家好处。基建领域是腐败案高发领域,不仅在高校,在地方上也是。我现在兼职之一是“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”的副主席,一个常设委员会就是工程反腐败,这是全世界的问题,不是中国特有。这方面的监管必须加强,现在创造的政治清廉大氛围对行业的氛围也有好处。
招偏才怪才没必要重重考试
南都:《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》中一项重要变化是,2015年起自主招生安排在全国统一高考后进行。这意味着什么?
龚克:变化在于自主招生前,高考已替我们作了“大筛选”,也给学生吃了“定心丸”。高考后,考生们知道北大、清华、南开在什么水平上录取,我现在考成什么样子,参加自主招考的盲目性会大大减少,估计今年参加自主招生考试的人会减少。
一些教育发达国家也把全国考试作为初选,但我国的特殊情况是(高考离自主招考)时间特别短,如美国全国考试到录取前后有半年多时间,而我们的高考是6月,到录取开始也就1个月,非常紧。今年我们的尝试挑战非常大,67日、8日高考结束后,14日开始自主招生测试,那时候高考成绩实际是估计的,各省份的分数线可能也是估计的,准确性就成问题。怎么做好测试也是问题,在这么短的时间,西部或者困难地区的学生怎么参加测试?
南都:如何解决?没法参考高考成绩,会不会影响挑选学生的准确性?
龚克:一方面我们要扩大贫困地区学生的入围数量,另一方面在尝试通过学生在中学阶段的评价、学业考试或是学校对他的推荐等情况决定是否录取。我们还要做些笔试,毕竟有一定客观性,出题方面还在研究。总的来说,把高校自主招生放在统一高考基础之上更为合理,大方向对的,我们支持着往前走,细节可以慢慢调整。
南都:天津大学自主招生分为“卓越计划”、“学科特长人才遴选计划”。学校招办负责人说高校选拔对象并非完全是通过正常高考(课程)的“全才”,而要实实在在选拔学科特长突出、创新潜质明确的“偏才”或“怪才”。这种特殊招考渠道,你怎么看?
龚克:记得前几年出了一个古文的天才(备注:江苏如皋中学学生王云飞2010年高考时,以文言文方式写作文而走红,虽总分没上东南大学的分数线,但仍被破格录取)。过去十年,自主招生就是探索考试内容、方式,评价方式改革,录取应多元化。对于“偏才”、“怪才”,经过一定招考程序就行,没必要通过重重考试。
这种人很少很特殊,不会因为招几个,而影响到教育公平性。清华大学降分录取蒋方舟,她著作就摆在面前,录取她有什么问题?
觉得研究生阶段出国留学为好
南都:现在好多家长送子女到国外求学,你怎么看待?
龚克:家庭如果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去追求优质教育资源,不应指责人家。我们中国现在的发展水平,使得相当一部分家庭可以做到这样,反倒是一个令人欣慰的事情。当时我们挣46元人民币一个月,按照当时汇率,也就十几美金,如果不是国家的公费留学计划,我们留学怎么可能?不要去批评它,我觉得你踏踏实实把教育办好,你有本事把你自己做好去吸引人家。
南都:所以你建议在有条件情况下,还是有必要出国留学,多大年龄留学会比较好?
龚克:在整个学习中有一段国外学习经历是必要的。在国外生活,了解它的生活习俗、文化、老百姓平时谈论的关注点,这不是走马观花能体会到的,提高你跨文化交流能力。有人说可以不出国门通过网络上国外的大学,你可能拿得到国外文凭,但你没有国外学习的体验,这种经历对一个人的成长是有好处的。我认为海外学习是有益的经历,觉得在研究生阶段为好。
南都:你的孩子留过学吗?
龚克:我的孩子西安交大读完本科,我很希望他接着上研究生,但他不上啊,说他现在没学习的动力了。我说你出国学习啊,以我们家里的条件是可以支持他出国学习,但他不愿意,他要工作,那就工作吧,我觉得要尊重他自己的选择。
“虎妈”式教育不应受指责
南都:现在孩子一上学,甚至在幼儿园就有各种培训班,听说你的孩子上学时从来没有上过培训班,当初你不担心他的成绩跟不上吗?
龚克:我觉得正常上学就可以了,干吗还要上那么多额外的课?当然,家长让孩子去上培训班也没有什么可指责的,我觉得这是社会多样化。比如家长愿意让孩子去学钢琴,有什么不可以?比如说“虎妈”,人家管自己孩子只要不犯法,非要指责人家干什么?我们要建立一个包容性的社会,我们是十几亿的大国,整齐划一的社会不可能,如果是表面可以,背后肯定蕴藏了很多不和谐,所以允许家长、孩子进行多样化的选择。
南都:很多学生在大学毕业前,都是价值观、世界观不太成熟的时候,你不觉得家长应为孩子做些人生规划?很多家长这么想的。
龚克:作为家长,我们也会提供我们的意见、理由,但决定权在谁?应该还是他们。
大学排行榜应公开标准接受评判
南都:去年,有传言说国家要废除高校“985工程”、“211工程”,虽然教育部最后澄清了,但争论很大,有人说应废除,为均衡教育开道。你觉得呢?
龚克:“985”、“211”都是国家支持高等教育的重点建设计划,当然有必要,重点支持计划是为提高整个教育水平,没有质量的公平不是老百姓真正需要的公平。家长为什么择校?为什么送孩子出国?图的就是人家的教育质量。重点支持计划是有辐射作用的,对带动整个教育水平起非常大作用。实际上,越来越多国外教育发达国家也在实施重点支持计划,包括俄国、英国、日本等,美国州立大学之间得到的拨款也不是均匀的。这个计划并非中国特色,而是带有规律性,应该看到支持这些计划对提高教育质量的意义。
南都:这些年“大学排行榜”很火,你怎么看?
龚克:南开排名不够好,压力很大()。这种排行榜有很多不合理地方,但又不能简单一道命令取消它,因为老百姓有需要、想知道这些学校的状况,有需要就有供给。为什么同一个学校在不同排行榜有的差不多,有的迥异?排名部门用的是什么资料?采用什么标准?偏重点什么?应该公开,接受监督评判,方便家长参考。如孩子想读本科,我应该在乎什么;考虑孩子的就业,我该在乎什么?否则,仅有排名不行。
南都:你觉得,一个人在大学最主要学什么?
龚克:学会做人,学会怎么融入社会,学会如何在社会发展中实现个人的价值。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,当时中国面临着严峻的国际形势,急需建立自己的工业体系,当时就把清华大学等综合性的高校拆开,变成邮电学院、铁道学院、交通学院、公路学院、建筑学院、电力学院、水利学院等专业化的学校。从支持工业化的角度,这个举措非常成功,十几年时间就把中国的工业体系建立起来了。
度过那段艰难岁月后,大家开始意识到,要让大学教育回归到教育的本原,也就是大学教育不是培养“工具”,而是培养“人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来源:南方都市报,2015311日)